戍守至宝岛的官兵为什么在天天9点17分升国旗

撕裂人 

  至宝岛上碉堡式样的第二代营房边有一棵丑李子树,树干在离地面不远处分出10个枝干,在守岛官兵看来,它们代表着至宝岛“十大战斗英雄”——至宝岛之战竣事后,中央军委授予10人“战斗英雄”声誉称呼。今年6月,战斗英雄冷鹏飞入选“八一勋章”候选人,这让各人感应很兴奋。

  只管这里人烟稀疏、训练辛劳,可守过岛的官兵都对连队心怀感谢。李柯一说,这里迎检使命多、审核压力也大——至少团里每年的交锋,连队年年拿第一。而与之相对应的是,立功受奖、提干的时机也多。

  编者按

  现在已是北部战区边防某旅政委的杜迎春经常接待回访至宝岛的参战老兵,他对那段历史也很是熟悉,“国家、军队强盛了,别人才不敢来打我们。”他说,“宁静不是谁赏给我们的,是我们自己争取来的。”

  守岛的战士们以为这位老英雄很随和,但他的话让官兵很受触动:“我老了,但只要还能走得动,我就会来看各人。”

  这像极了48年前——1969年3月15日破晓,参战指战员在雪地里潜在了约9个多小时,身体不能有大的行动。据记载,那天至宝岛地域的气温为零下30多摄氏度。

  从那些回访连队的老兵身上,至宝岛连连长李柯一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们的殷切期望。

  侧面也形似元宝的至宝岛自卫还击作战纪念馆距离小岛数十公里,内里珍藏着昔时作战用过的枪弹和匕首、圆盘状的反坦克地雷、指挥所用的电台,另有参战士兵写下的血书等。

  先进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也在守卫至宝岛的90后官兵身上延续着。每年冬天,当至宝岛上积雪越来越厚,守岛战士张雨和战友们就会迎来一年中最严苛的演习磨练。

  在至宝岛上,除了营房周边的小块生涯区、训练区,以及沿岛铺设一圈的水泥路,其他地方多数插着“雷区危险”的警示牌。天天下战书,北部战区边防某旅至宝岛哨所的哨长胡春震,都市领导战士们在环岛水泥路上举行体能训练,沿着环岛路跑2圈,恰好5公里。

  那段时间,从二楼一推开门,看到的就是一片汪洋。湍急的江流还冲垮了设在对岸的变压器和电线杆,这座2000年才通国电的小岛,重新过了20多天靠发电机发电的日子。

  一到冬天,至宝岛的气温会降到零下30多摄氏度,江里的冰层足有一米厚,这是东北地域俗称“猫冬”的时间,但守岛的官兵却比平时更重要了:渔民下冬网打鱼的时间到了,要注重有没有人越界捕捞。至宝岛和江面、四周的陆地都连成一体,要小心四周有没有形迹可疑的人。

  至宝岛连的前任指导员刘博,曾到场纪念馆展品的整理,他记恰当时网络这些藏品花了一年多时间,团里几位向导先后走访了天下90多个市县。

  但也有许多工具一直没有变,岛上的3条主干道照旧叫“北京路”“上海路”“南京路”。胡春震记得,带着老战士们观光时,一位年过七旬的老兵大着嗓门儿回忆说:“沿着‘北京路’走就能走到‘饭馆’,不外‘饭馆’里既没有桌子也没有椅子,所有人都蹲在地上用饭。”他老伴儿悄悄地诠释说:“我家老头昔时接触,开炮把耳朵震得欠好使了。”

  若是可以俯瞰至宝岛,就会发现这个位于乌苏里江江心的小岛形状宛如古代的元宝,这就是它得名的缘故原由。每年3月2日,“至宝岛十大战斗英雄”之一的孙玉国都市来岛上看看。

  在“金水桥”旁边,一棵老榆树显得平庸无奇,但仔细看,会发现上面另有浅浅的弹痕——1969年3月,战斗英雄杨林就牺牲在这棵树下。榆树也曾“负伤”——有几枚弹片擦着树干飞过。

  听说,有一位老黎民家里珍藏着战斗英雄孙玉国昔时用过的手表,指针都没了,还当宝物收着。但一听说是孙玉国的老队伍要建纪念馆用,就慷慨地捐了出来。

  今后,这棵树就被称为“英雄树”。现在,在“英雄树”下,“杨林”还保持着昔时战斗的姿势:他抬头直立,手捧一枚炮弹正准备投入“七五无后坐力炮”。

  看着精致的新式营房,老兵们说,他们昔时住的是帐篷和地窨子——在地下挖个深坑,支上结实的木棍,罩上“房顶”,就成了颇具东北特色的“地窨子”。但一到下雨天,雨水漫进地窨子,战士们还得爬到树上住。

  和闫云龙一起回来的有二三十位老兵,昔时20岁出头的小伙子现在已是六七十岁的老人。

  这些年,每年都市有不少昔时的参战老兵或者义士遗属回访老队伍。至宝岛连的前身是公司边防站,曾直接到场过至宝岛战争。今年6月,胡春震就接待了两拨回岛的老兵。

  2015年,连队作为“践行强军目的先进单元”,被原沈阳军区授予团体一等功。

  1969年3月的中苏至宝岛战争,在这个0.74平方公里的江心小岛上留下2000多枚防步兵地雷和反坦克地雷。40余年已往,江水日夜冲刷,已经没人说得清那些地雷事实在什么位置。

  在这些回访的老兵中,胡春震还见到了至宝岛哨所第一任哨长闫云龙,这位先辈曾在至宝岛战争中立下二等功。

  去年,在岛上驻守了八九年的老班长杨金宝原想转四级军士长,但因学历受限,不得不选择脱离。在退伍前两三天,时任指导员刘博三更查哨时总能看到杨金宝。他夜里两三点就起床,在岛上一直走到5点多起床号响——他想趁脱离前再一次走遍营区的每一个角落。

  这些老战士发现,岛上现在已经建起了第五代营房,那是一栋三层白色小楼,但旁边的第一代营房还保留着,这个由石头砌成的小平房只有两米多高,推开门,一股凉飕飕的潮气和霉味儿扑面而来,门框双方刻着一副对联:“身居至宝岛,胸怀五大洲”,墙壁上还留有“永保边疆”的口号。

  昔时的“金水桥”也还在,不外它既不是汉白玉质地,也没那么气派。但这座小木桥和几十年前相比,已经“雄伟”多了,有了钢制的栏杆、骨架,还上了油漆。昔时战士们为它取这个名字,就是为了表现各人“心怀北京”,也有几分东北人的诙谐感。

  每年的3月2日早上,至宝岛连全连官兵会在“英雄树”下荟萃,为在至宝岛战斗中牺牲的义士献花、敬酒、默哀,然后高声宣读武士誓词:“ 严守纪律,英勇顽强,不怕牺牲,苦练杀敌本事……”

  至宝岛的炎天,乍看上去和地广人稀的关东平原别无二致。风从乌苏里江吹来,水塘边的水稗草轻轻摇晃。一只大野鸭无声地飞过草甸,拍拍同党消逝在树林里。

  这时间,上级会派蓝军来“攻岛”。张雨和战友们潜在在小岛周围,小心地视察“敌情”。

  那些回访至宝岛的参战老兵也是这样。看完岛受骗年的战场遗迹,这些老英雄恋恋不舍地在至宝岛大门口合了一次影,一位老兵对胡春震说:“这应该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来至宝岛了。”

  在老兵眼中“条件很多多少了”的第五代营房,是一座2002年建成的白色三层小楼。每年9月是乌苏里江的汛期,一楼常会被江水淹没。2016年9月,水位创下新高,营房一楼的窗户被江水没过了半米。

  刘博已经送走过10多批老兵,自以为“基本能控制情感了”。但2016年12月,他照旧流泪了——脱离营区前,7名退伍老兵在连队楼前跪了一排,一起亲吻脚下的台阶。

  守卫至宝岛的90后官兵们,深深地明确这个军礼的寄义。

  冬季虽然滴水成冰,但官兵们也有了自然的训练场:大雪事后,可以在雪地里训练埋雷、排雷。

  水灾

  “守在这里有一种民族自豪感,岛上的一草一木都激励着我们向前冲!”哨所的列兵吴昊说。

  登上停在码头边的小艇,一位精神矍铄的老兵站在甲板上中气十足地喊了一声口令:“向我们的连队,敬礼——!”老兵们颤颤巍巍地一起举起胳膊,随着小艇的开摇动晃不止。

  巡逻

  官兵们常说,“祖国的每一寸土地都是我的心头肉,祖国的每条江河都在我的心上流。”这实在是战斗英雄孙玉国说过的话。

  因此,团里的交锋,这支连队年年都是第一。“各人什么都想争第一。”他说,“包罗歌咏角逐。”

责任编辑:张迪

  7年前第一次到场这种冬季演习时,张雨特殊重要。他穿着白色伪装衣,趴在零下30多摄氏度的雪地里,江面上吹来的风刺得眼睛直流泪,一眨眼,上下眼睫毛就会短暂地冻到一块儿。他一趴就是两个小时,险些都要冻僵了。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这几个字是他们用血写出来的。”老兵们的讲述加深了杜迎春对“至宝岛精神”的明白,这8个字现在刻在小岛大门两侧的白色院墙上。

  但这样的风物必须在岛上两米宽的水泥路上鉴赏,很少会有人脱离大路运动——没人愿意拿生命开顽笑。

  至宝岛连连长李柯一不止一次读过谁人悲壮的故事:至宝岛战斗中,杨林右手手掌被打穿,左手3个手指被打断,但依然继续射击。在他又击中一辆敌人的装甲车后,一枚炮弹落在他身边爆炸。

  除此之外,戍守至宝岛的官兵另一项雷打不动的日程是天天早上9点17分准时升国旗,那是1969年3月2日至宝岛自卫还击战第一枪打响的时刻。

  若是这场战斗发生在自己身上,会怎样?

  但即便被洪水淹没的那些日子,岛上依然天天早上9点17分升国旗。

  张雨记得,岛上营区里的水位不停上涨,没过膝盖、没过腰、没过前胸,厥后他要在齐脖子深的江水里,一步一步挪到距离营房门口二三十米外的旗杆台,或者让高个的战友背自己到旗杆下,但升国旗照旧风雨无阻。

  “听首长的!他的指挥是啥样,我们就做啥样!” 25岁的张雨脱口而出,没有任何犹豫。

  从2014年最先,杜迎春张罗着每年“八一”在岛上为官兵举行团体婚礼。其中一次,8对新婚的下层官兵和妻子站在至宝岛大门口拍了张合影,红色的横幅上写着妻子们的心声:你爱边关,我爱你。

  昔时的工事也仍然在,深约1米的战壕厥后被涂成迷彩色,现在用来举行战术训练。紧挨着“雷区勿入”的警示牌,有一条两三米深的坦克壕,那是昔时为了阻拦敌人的坦克挖的。有一部门工事正幸亏对岸的视察哨和炮火笼罩规模内,在至宝岛自卫还击作战纪念馆的义士纪念厅中纪录着,有数位义士就由于修建工事而牺牲。

  经由3年半筹备,至宝岛自卫还击作战纪念馆在至宝岛战争45周年龄念日当天开馆。那一天,许多参战老兵都回来了。其时任至宝岛哨所所在团政委的杜迎春听老人们回忆起昔时的战事:战友牺牲了,他们就把义士的遗体从战场上拖回营区,挂在房上省得被老鼠或狼吃掉,然后返回战场接着打……

  今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军队是要接触的。”习主席指出,“武士的主要继承就是要能接触、打胜仗。”回首人民解放军90年的绚烂历程,就是一部辉煌辉煌光耀、可歌可泣的革命史和奋斗史,更是一部南征北战、敢打必胜的战争史和胜利史。经由几代人不懈起劲,解放军已经生长成为诸军兵种合成、具有一定现代化水平并加速向信息化迈进的强盛军队。现阶段,我国发生大规模外敌入侵的战争可能性不大,但因外部因素引发武装冲突甚至局部战争的可能性始终存在。忘战必危,接触和准备接触是武士的天职。“八一”前夕,我们派出多路记者,奔赴平型关、法卡山、至宝岛等昔日战争发生地,寻访战场遗迹,探访驻守在那里的队伍,讲述官兵们“投军接触、练兵接触、带兵接触”的强军故事。今天,刊发第六篇——

  冰面还能训练低姿匍匐,人趴在冰面上,积雪被体温融化,浸湿了棉裤,衣服被冻成硬梆梆的冰疙瘩。有时间,他们还用煤渣在江面上画个圈,训练投手榴弹……即便在零下30多摄氏度的气温里,战士们也经常练得热气腾腾,满身冒汗。

  在边防队伍任职多年,杜迎春深知守岛官兵的甘苦,冬天的大雪一场接一场,积雪经常深及腰部。即便云云,守岛战士依然要按企图巡逻。岛上的军犬很警醒,稍有消息就会吠叫不止,回音从江面传来,疆域线上更显得悄然空旷。

  “国旗代表咱们国家,饭可以不吃,旗不能不升。”这个年轻的士兵斩钉截铁地说。

  老兵

  在不到1平方公里的至宝岛上,雷区之外余下的宁静园地很有限,官兵们每周都要回连队营区到场训练。哨所一星期还要审核一次当周训练课目和基础体能,除了定期巡逻,战士们还要借助沿岛设置的摄像头,24小时视察周边情形。

  另有一把参战士兵用过的匕首,当事情职员寻访到时,它正被主人家用来刮土豆皮。说明来意后,这家人立即表现愿意无偿捐赠,但事情职员照旧执意买了一个新削皮器来跟人家换。

  这座雕像连同不远处的“至宝岛战争浮雕”,官兵们天天早上都市擦拭一遍。“这是对先辈的尊重。”哨长胡春震说。

去年11月底和今年1月底,巨人和盛大游戏先后宣布私有化。

厨房位于客厅一侧,临近餐厅,使用便利,同时便于家人之间的交流。

当前文章:http://m.c6666c.com/changshazhouji/

发布时间:2017-07-25 18:47:14

新老娘舅  韩国演艺圈悲惨事件  落日余晖  烈焰  街机三国  怀玉公主  荣誉  凌渡  大宋的智慧  白蛇疾闻录  

用户评论
“市南区家庭服务业就业广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用户名:
E-mail:
评价等级:               
评价内容: